首页 > 航空航天 > 正文

还好,日军在“航空主兵”和“舰炮主兵”上做出了错误选择

时间:2018-07-11 16:11:47        来源:

 

瑞鹤号航母作战彩绘图

太平洋战争的失败导致日本帝国全面崩溃,而最重要的转折点是南云机动舰队在中途岛的惨败。奠定日本无法扭转败局基础的海战则发生在1944年6月马里亚纳群岛海域,其后的菲律宾海战尽管规模宏大,但只能将剩余航母充作诱饵乃至发动大规模自杀性攻击的日军吃败仗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由此可见,美日双方海军航空兵(陆军航空兵配合作战,双方都没有独立的空军)在有史以来最广阔的海战战场上,投入前所未见的大量兵器和人员进行超大规模海战,进而由战胜方夺取制空、制海权,才是决定太平洋战争大势走向的关键。战前,美日双方都没有预见到会有如此形态的海战发生(即使是实施了珍珠港袭击的日本),而在战后,世界两强之一的苏联海军从未真正拥有一支能够望美国海军项背的航母舰队,双方航母也从来没有进行过实战对抗。因此,太平洋战争中的航空母舰及舰载航空兵的使用经验,特别是日本海军的航母舰队从勃然兴起到灰飞烟灭的整个过程,对于今日的世界海军发展是特别有借鉴意义的。

如果太平洋战争前日本海军更加积极地发展航空兵,在战前便打倒所谓的“大舰巨炮”派,以“航空主兵”为中心,那么抛开日本所进行的战争的罪恶性质不谈,日本海军是否能够取得更好的战绩,甚至扭转乾坤呢?

以下谈谈笔者的个人愚见。

“航空主兵”VS“舰炮主兵”

1934年日本海军内部就应该继续以“大舰巨炮”为中心壮大海军,还是重点发展航母、舰载机以寻求“航空决战”引发了针锋相对的两派大论战,论战结果就是丸三计划的诞生。丸三计划对海军航空兵不可谓不重视,翔鹤、瑞鹤这两艘太平洋战争中功勋最卓著的日本航母由此诞生,但排在两鹤之前的仍然是超级战舰大和、武藏,“航空主兵”派到底还是败下阵来。至于其失败理由,说到底就是缺乏“实绩”。山本五十六在这一时期对部下说道:“要改变头脑僵化的铁炮主义想法,除了拿出实绩来没别的办法,诸位应更加努力地训练和研究。”

山本五十六是这样令人无可奈何的态度,大西泷治郎执拗地向军令部第一课长福留繁强烈主张“以一艘大和的建造费用可以制造千架战机,应立即停止建造(大和)”之事亦广为人知,但以当时种种因素考量,“航空主兵”派在没有国际经验证明的情况下,获得论战胜利的机会确实极为渺茫。这需要日本海军完全颠覆其作战理论,需要海军工业体系转型,当然也涉及人事问题——源田实不屑地说:“大舰巨炮派反对变革的真实理由还不是担心自己毕生所学沦为无用,没得晋升甚至可能饭碗不保么?”

让我们在这里回想一下本文开始时提出的问题,如果“航空主兵”派在1934年的论战中获胜了,从1937年开始执行的丸三计划中没有大和、武藏,而是增添四艘翔鹤型航母(从建造资金角度来说,大体上一艘大和相当于两艘翔鹤),将会如何?如果美国海军将日本海军所做出的如此重大的变革视为离经叛道,并没有相对地废弃部分战列舰制造计划,反而增加数艘黄蜂、大黄蜂号的同型航母与之抗衡,那么显而易见,在埃塞克斯级、独立级航母集结成群的1943年之前,日本海军将凭借其举世无双的强大航母编队(按照上述方案执行的话就可能在开战之初拥有10艘主力舰队航母)在海战中占据极大优势。即使美国海军照旧破解了日军密码,也很难相信其能够战胜如此强大的航母编队。日本海军很可能在接近两年时间中横行无忌,即使没有入侵澳大利亚也能切断其对外航线,珍珠港可能遭到反复攻击从而彻底瘫痪(如果不是被占领的话),甚至美国西海岸也会遭受荼毒,而日军以掠夺占领区资源扩充工业实力与军备的举措将取得效果。即使1943年后美国航母大编队集结,也将很难有优良基地供其发动反击,

尽管凭借着综合国力上的优势,美国的胜利仍然是可以确保的, 但所花费的时间、付出的代价可能会翻倍,而亚洲各国人民的更多苦难则思之令人惊惧。

当然,以上只是臆想,实际发生的历史就是历史,日本海军错过了1934年这个时间点,到丸四计划开始执行的时候,别说此计划中仅有一艘大凤,就算信浓、纪伊战列舰一开始就是作为大型航母建造的,它们在战争末期投入战场也根本不会导致命运的改变。

日本海军航空兵偷袭珍珠港,福特岛航空海军航空站被炸得一片狼藉,美国水兵惊恐地望着不远处肖号驱逐舰发生的大爆炸

在珍珠港袭击之后的数月时间中,日本侵略军在东起太平洋中部、西至印度洋中部的广大海域内四处征战,连战连捷,但最奇怪的事情是,已经通过鲜血淋漓之手段将空中战机与海上巨舰孰强孰弱的问题彻底证明了的日本海军自身却没有从“巨舰大炮”决战战略的迷思中解脱出来。以武藏为首的巨舰建造工程在继续推进,战机的制造、飞行员的培养工作也没有明显加速。既然航母机动舰队的赫赫战果已经证明集群化舰载航空兵在作战中的巨大优势,再结合日本战机所取得的轻松击沉美英战舰之事实,日本理应推动海军将现有航空兵力量进一步集中整合、完善编制,并将其树立为联合舰队的核心武力,战列舰队、水雷战队等应从明显已经沦为废纸的“渐减迎击”作战方案中摆脱出来, 立即研究在海上航空作战中如何更好地辅佐支援航母舰队的问题。

这一切以正常逻辑来讲都应该发生的变革却完全没有发生

山本五十六在4月末南云机动舰队自印度洋得胜归来后的战训研究会上说:“作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我不能采取长期持久的守势。敌人(美国)的军备实力是我们的五至十倍…… 需要经常向敌关键目标施加猛烈攻势,否则不能保持不败之态势。……军备必须以重点主义进行整备……我们的海军航空兵威力绝对需要完全压倒敌人的优势。”但其主张无法触动军令部,因为虽然怎么指挥联合舰队打仗属于山本司令长官的权限,但海军军备重点何在、海军组织体系总体框架等大局问题,到底是不可能由山本主张定夺的。

1933年的加贺号航母上色照,给人最深印象的反而是其雄踞前方的双联装200毫米舰炮。翌年加贺就要接受大改造,取消三段飞行甲板结构

大西泷治郎在3月初对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说道:“现在已经是航空主兵了吧?”万料不到对方回答道:“如果考虑到在大洋上进行舰队战斗,海军大方向上仍以战舰为主兵。”突袭珍珠港行动说到底是为日军进行战略大扩张而采取的战术性偷袭行动,并不是宇垣缠所声称的“大洋上的舰队战斗”,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军令部不将第一航空舰队继续集中起来重创主要的敌人美国海军(特别是其航母),却将各航空战队不时剥离出来用于多个方向的作战任务,甚至把有经验的飞行员调回航空队担任教官。

有很多人认为,山本五十六表面上是“航空主兵”派,内心深处其实还是个“大舰巨炮”派,毕竟他年轻时亲自参加过主力舰队决战的经典战例——对马海战,但这只是无关紧要的猜想而已。中途岛战后日本海军是否立即转向彻底的“航空主兵”体系, 其实已经无甚影响,用一句俗话讲就是“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只不过作为彻底的“进攻论者”,山本五十六是将头伸出去挨刀而已。日本海军在战前没有进行主要军备航空化的变革以取得航空兵优势,开战后又放弃了将集群化航母舰队树立为海军核心的变革机会,中途岛战役后的一切作为只能归为垂死挣扎。与此相对,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由于在开战之初战列舰队就被炸得彻底瘫痪,战线又被到处侵略的日军拉得很长,被迫将手头少数几艘航母分别独立组建特混舰队充当“消防队”,但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完善以航空兵为核心的战略战术,寻找克敌制胜的办法。

一幅信浓最后姿态的画作,但其甲板上有许多舰载机,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进入19 4 4年后出现在马里亚纳、菲律宾海域乃至日本近海的美海军航母特混舰队(由多个航母战斗群组成,运输航线及登陆场由多到惊人的护航航母保护)可谓规模庞大、攻防俱佳、技术先进、经验丰富,是无懈可击的无敌舰队。日本海军于1944年3月1日组建新的第一机动舰队,终于走完了其航母部队战略发展的最后一步。在这支机动舰队中,以三支航空战队的共9艘大小航母集合为主力的第三舰队成为核心,而大和、武藏、长门领衔的第二舰队被安排在第三舰队前方负责对空防御和先期预警,战列舰终于成为航母的附属而非决战主力。同时日军航母还加紧装备了新型舰载机、雷达,采取各种损管改进措施,大量增加防空兵器,甚至还拥有了具备钢铁防护飞行甲板的大型航母大凤。但开战以来新增的主力大型航母仅仅只有大凤这一艘的冷酷现实,注定了小泽治三郎所实施的“超航程战法”终将失败。随后小泽舰队的剩余航母出现在菲律宾海战中时已成为空船,在恩加诺角海面上被消灭殆尽,日本海军航母舰队正规作战的历史至此画上句号。因为日本军部死硬不肯承认战败,在战争结束之前还发生了信浓沉没、云龙沉没等惨剧,但这些已经没有军事意义上的探讨价值了。

本文节选自

《日本航空母舰全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