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解放战争 > 正文

解放军副班长枪杀了老乡,被判死刑,乡亲们涌上主席台救他!

时间:2018-08-04 20:55:33        来源:

 

1949年7月,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向福建进军。进入闽北山区后,多如牛毛的蒋军残匪如惊弓之鸟,有的闻风而逃,有的则摇身一变为民,企图潜伏下来,继续为敌。

一天,31军91师刚进入蒲城县境,就接到有人报告:在石陂街镇有一股残匪,正在抢夺老百姓的财物。师长当即下令273团派一个连去消灭他们,保护百姓。

执行这个任务的是全师有名的“爱民遵纪模范”第8连。

他们借着夜色包围了子石陂街镇,一举消灭了残匪。为了不让个别的漏网匪徒逃脱,第二天凌晨,连长又派出了几个班进镇内搜索。

副班长陈金庭进入镇子后,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手持砍刀,跑到了一个院落,紧紧追过去,用浓重的山东口音高喊:“你是干什么的?”

对方没回答。他再喊一遍,对方还是没理睬。

陈金庭大声命令他:“快放下刀,举起手来!”

对方却手持砍刀,迎面而来。

“啪——”陈金庭断定对方是个匪徒,便开枪射击,打死了他。

不料,死者是当地一个靠砍柴为生的贫苦农民,不是匪兵。许多镇民也作了旁证。陈金庭剿灭土匪,反而误杀老乡,犯罪了!

为了严肃军纪,师部成立了临时军事法庭,经过讨论,决定判处陈金庭死刑。

第二日,8连准备在当地召开宣判大会。

会前,连长和指导员问陈金庭:“你还有什么话要留下?”

陈金庭抬起了头,难过地说:“我是个解放军战士,是党员,没有执行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犯了军纪军法,受这样处分是应该的。我愿以自己的生命,来挽回党和部队的影响!”

他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伸手从军衣口袋里掏出仅有的一元纸币交给指导员,含着泪说:“我对不起党!请代我交给组织最后一次党费吧!”

谁都很难过。随后,连长派人为他买了一口棺材。

上午,公审大会在石陂街镇举行。周围的群众都赶过来了参加。

大会开始后,首先由师副政委丁剑以军事法庭的名义宣读判决书。当他介绍陈金庭的经历,说到他是胶东一个贫苦农民的儿子,土改翻身后自愿参军,一直作战勇敢,多次流血负伤,立过战功时,全场不再沉默了,有人开始高喊起来:“不能让这个好战士死!”

接着,台下一片呼喊:“不要杀他!”“不要杀他!”

宣判被打断了。

之后,任凭大会主持人用大喇叭筒呼喊:“请大家平静!平静!”也无济于事。许多乡亲们站起来,向着主席台拥来。

一位老人快速挤出人群,急步登上主席台,连连向丁政委等人作揖,恳求说:

“我代表全镇的乡亲们,要求不能杀这个大军同志!他是个好人哪,是从山东来解救我们福建百姓的呀……”

老人泣不成声。

这时,棺材卖主也大喊:“我的棺材不卖了!”

在大家的呼喊声中,死者的母亲林阿婆也走上台来。她擦干了眼泪,面向大家说:“我的儿子不是大军有意打死的。解放大军是毛主席的队伍,和从前的红军一样,爱护咱百姓的呀。现在,我的儿子已经死了,不能再让咱队伍死一个好大军!”

说到此,她转身双膝跪下,恳求丁政委答应把陈金庭作为她的“干儿子”,留他一条命,好让他去消灭反动派。

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口号声:

“不要杀了他,不能杀!”

“留下他去解放福建!”

结果,公审大会被迫停止了。

会后,91师军事法庭根据人民群众和死者家属的强烈要求,重新作出判决:免除陈金庭死刑,让他在解放福建的战斗中戴罪立功。陈金庭含着泪说:“老乡们救了我,我决不负人民养育和救命之恩!”

后来,他奉养了林阿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