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图集

 

在著名的皖南事变中,国民党军大搞人海战术,以八倍的兵力围攻新四军,致使新四军损失惨重,震惊中外。

其实,国民党军在这一场战争中自身也损失不少。

比如,打得最凶、最卖力的第40师,在战斗中,一个旅长被击毙,一个旅长负伤,全师损失过半。

这是怎么一回事?

毙伤他们的,是新四军第三支队5团3营,营长叫做陈仁洪。

1941年1月,在新四军转移中,陈仁洪所在的第三支队第5团归军部直接指挥,负责军部所在的中央纵队的后卫任务。陈仁洪带领的第2营为第5团的前卫,紧随军部之后行动。

7日拂晓,正在行军的新四军突然遭到国民党顽军的伏击,前卫部队当即与其发生激战。下午,第5团奉命由后卫改为前卫,为全军撤退打开通道。不料,深夜零时,整个行军部队突然又由原路向后转。

原来,全军已经被包围,没有退路了。

军长叶挺来到第5团,下令5团连夜赶到里潭仑,抢占高岭,坚守3天,掩护军部和大部队向泾县方向突围。

第二日拂晓,陈仁洪率第2营作为5团前卫,消灭先到达的顽军第79师1个营,占领高岭。然后,全团凭险固守,打退顽军一次又一次反扑,顽强地坚守了3天,完成了军长交给的任务。

10日,陈仁洪率全营随团从高岭急行军,追上又困在石井坑的军部。此时,四周的山上到处是枪声,叶挺正在指挥作战,看见5团,立即下令陈仁洪率第2营赶快到石井坑东南边的东流山接防,把军部教导总队换下来,掩护其他部队突围。

陈仁洪跑去东流山,接防后,5团的第3营也上山来了,奉命归陈仁洪统一指挥。

他们和敌人的激战从11日上午打响,持续两天两夜。与陈仁洪对阵的,是顽军40师。

参加皖南攻击新四军的国军总共有6个师,分别是52师、108师、40师、79师、144师、新7师,其中最卖力、打得最凶的是52师、108师、40师、79师。陈仁洪力战了其中两个师——敌79师和40师。

在两天两夜的激战中,据《陈仁洪传》记载:

“陈仁洪指挥部队打退顽军数十次进攻,击毙、击伤其旅长各一人,使其全师伤亡过半。”(p512)

这个战绩是了不得的。

陈仁洪率领的部队只有两个营,大战敌一个师,尚取得如此战绩,真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不信也得信。陈仁洪的作战才华,由此可见。

由于官兵都是豁出去死战,在战斗中,陈仁洪也负了重伤。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胸部左侧,军衣被鲜血染红,他咬着牙,坚持指挥。随后,副营长马长炎的左胳膊也负重伤,因失血过多陷入昏迷。战至12日16时,团部派副官主任曾永元赶过来,接替两个营的阵地指挥,陈仁洪和马长炎被抬下了山进行抢救。

13日拂晓,军部命令5团两个营于当日黄昏后突围。

为了不增加部队突围的负担,陈仁洪主动提出就地隐蔽养伤。随后,他和马长炎带着一个侦察班和一些药品、粮食以及一竹筒熬熟的猪油,告别了部队,躲进了深山老林之中。

以后,山上山下到处是搜山的敌军,他们潜伏在深山野岭的隐蔽处,不敢生火做饭,白天怕冒烟、晚上怕火光被发现,只好用咸盐和猪油拌着大米、吃野菜维生。

陈仁洪为什么经验这么丰富?

红军长征后,他在陈毅的手下,曾打了三年游击战争。

之后,他带领大家巧妙地躲过顽军一次次搜捕,靠着一罐猪油,十几个人竟然在深山老林中潜伏好几个月,度过严冬,迎来春天,直到清明节后,敌军撤走了,他们才走出深山,突围归队。

回到新四军后,他们才知道5团在突围中大部分官兵都壮烈牺牲了。陈仁洪等人因为负伤就地隐蔽,反而活下来了。在皖南事变中,陈仁洪等人毙伤两敌旅长,还自己活下来,创造了大奇迹。

在以后的战争中,陈仁洪一直是敌人军官们的克星。

1948年11月,在淮海战役中,陈仁洪为16师师长,率部歼敌100军军部和一个师部,迫使敌150师师长投降。在皖南事变中的宿敌第40师,也在这一次战役中被全歼。

1949年夏,在渡江战役中,陈仁洪为70师师长,率部在铜陵俘敌副师长,在镇江毙伤敌4军代军长和参谋长,俘敌副军长李子亮。

在新中国成立后,陈仁洪少将先后担任66军副军长、24军军长,北京军区副政委、济南军区副司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