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军事 > 正文

美国军事专家:美军军费还是太少 不够应对中俄

时间:2018-12-01 11:34:23        来源:

 

负责审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于今年1月份提出的“美国国防战略”(下文简称为“国防战略”)的美国国防战略委员会联合主席,资深外交官、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埃里克·埃德尔曼(Eric Edelman)和退役海军上将加里·拉夫黑德(Gary Roughead)在本周二警告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称,如果没有稳定并可预见的资金投入和现实的运营概念,美国现有的国防战略无法应对崛起的中国在印度-太平洋扩张的挑战,以及俄罗斯在东欧地区侵略性的挑战。

报道称,埃德尔曼和拉夫黑德都表示,现有总数为7330亿美元的2020财年国防预算申请是“基准”或“底线”,而不是足以维持常规和核力量的战备状态和现代化进程的一个理想目标,他们认为目前在经费展望中已经有了“令人不安的迹象”。

根据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局(OMB)的最新指导意见,必须把2020财政年度的军费预算控制在7000亿美元以内,埃德尔曼称,这“有可能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他表示国防战略委员会在和负责行政和国防预算的官员会晤后,认为“他们计划保持预算水平不变的做法令人非常不安”。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政府减税、债务偿还支出增加以及国会设定未来两年支出上限等做法,导致了对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增加的担忧,这增加了对军事预算的压力。

报道称,国防战略委员会建议,国防开支水平每年上升3%至5%(高于通货膨胀率),以恢复战备状态和推进现代化升级项目。拉夫黑德表示,“我们发现美国正面临长期积累所导致的问题”,包括船舶和飞机需要维修,取消的技术人员培训,武器现代化项目被迫延迟,以及大批过时的基础设施需要更换。拉夫黑德称,上一次国家大规模更新其常规和核力量还是上世纪80年代。

除了预算问题,埃德尔曼称他还担忧“国防战略”的具体内容,他表示这份战略没有重视多种非常现实的可能性:比如俄罗斯和中国“联合对抗”美国或者这两个“顶级威胁”独自行动,美国不得不同时处理在全球不同地区“制造出的危机”,甚至是这两个国家或其中一个利用形势变化同时发动战争。埃德尔曼称,这种潜在的危险并没有真正得到解决,“坦率地说我们没有得到很好的答案”关于美国将在这些情况下做什么。“不会同时发生两场危机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美国就需要全国总动员,但我们自二战以来就没有真正这么做过”,埃德尔曼补充说。

报道指出,委员会还对“灰色地带侵略”和“低烈度对抗”十分关注,并对“国防战略”计划如何降低风险感到不满。埃德尔曼表示,五角大楼和其他国家安全部门的官员告诉他,他们愿意“在中东冒更大的风险”但是打算撤出更多人力和设备,以便在必要时应对与俄罗斯或中国的潜在冲突。但官员们对具体的撤军重点存在明显的分歧。埃德尔曼称,有些人希望更多冒着“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带来更大风险而撤军,有人希望冒着更大的阿富汗战争风险,还有人希望冒着和伊朗发生潜在冲突的风险。

拉夫黑德称,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但美国“国防战略”的许多军事假设却没有改变,这带来了潜在的风险:长期以来美国忽视了面对同等实力对手的挑战意味着什么,并允许将假设凌驾于现实之上。拉夫黑德表示,由于多年来“没有在这些复杂的环境中工作”,美国国防部官员再被委员会询问在不同的危机中将如何处理问题时,委员会没有获得应对不同类型危机的具体分析。

埃德尔曼称:“许多五角大楼的官员搞不清楚,(当美军陷入)17年反恐战争期间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而这些年也正是中国和俄罗斯全面现代化其军队的时期,他们借鉴了从冷战结束到现在的各次美国军事行动,并研究如何对抗美国的力量。”

埃德尔曼和拉夫黑德都承认,美国军备支出的首要任务是将美国三位一体核威慑力量进行现代化升级,包括采购新的装备、培训官兵、更新指挥和控制系统,以及或更新基础设施和实验室。他们表示,人工智能、网络以及激光和高超音速武器的可能成功并不意味着传统力量应该被忽视,埃德尔曼补充说:“人们担心的是,我们将(试图使常规和核力量现代化)做得很糟糕。”